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“對於一切有翅膀的生命體而言,滄海給他們的感覺總是愛恨交加——飛與不飛是一回事,飛過和飛不過是另外一回事。但,夢與影真的可以重疊嗎?可能與不確定絕對是一種蠱惑。那麼,去吧!否則,將永世不得安寧!”——蝴蝶如是說。 滄海的身份總是曖昧,名字裡似乎就有所流露——對於滄海的初識,當然還要從電影版的《笑傲江湖》主題曲《滄海一聲笑》說起——一個笑字使滄海天然地具有多意性。蝴蝶相信,人是最容易接受暗示的動物。不知道時也沒什麼聯想,一旦懂得,就身不由己地要牽強附會。詩意,柔美與殘酷,笑和哭,究竟哪一個更具備海的波瀾壯闊?一滴清淚,顯然無法理解什麼叫疏遠,什麼叫破裂,什麼叫情誼更迭…… 為了生命裡的另一種抵達或超越,蝴蝶小心翼翼,逆著風審慎地游移,一切只能靠自己!呢喃和夢囈,為了一聲聲呼喚而來,想滄海擁住他顫抖的肩,扶住他橫斜的疏影,蝴蝶的名字已成一縷縷浮動的暗香。而情節,早已破碎支離……那一刻,他們的唯一感覺是疼,只是疼!因無怨而無猶,為無收而無留! 呵,有什麼可滿足的呢?一切都已經空了!空的街,可以蛇行;空的手,放下時很輕…… 或許是因為前不見古人,後不見來者,蝴蝶開始懷念:陸地多好!至少,陸地還有可供駐足與依靠的美好。對,此刻,淚與蝴蝶的感念正符。第一個吻,不也總是輕浮?可,身陷滄海的柔波,又到哪裡可以尋一個硬處依附?蝴蝶,哀歎一聲,文字以散的形式一次傾吐。 當然故事沒有結束,因為這個世界根本就不存在淨土,因為**從來就不復邊疆,因為人的骨子裡都是不肯為他人屈就自己的!那麼,最後蝴蝶究竟有沒有飛過滄海呢?說實話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:愛一個人或事物是一種柔軟的情愫,就這樣,在忽明忽暗的人世間,游離,纏繞,蔓延,直至死亡……或許,這才是“蝴蝶飛不過滄海”的正解。而癥結,則是多數的時候我們都在執著地守著自以為是的悲涼,至死不放。蝴蝶不飛,亦或許也只是由於始終未能到達寂寞的高位…… 這一次,吾為蝴蝶,但誰可作滄海呢?誰可呢?誰敢呢? 蝴蝶的美麗只有一季,而我只在那一季老去。 文章來源:品位生活的部落格 |紅薔花藝---王雅強 | HOMENICE的BLOG |連諫的虛構樂園 | 樹根與草的部落格 |Chuck Darrow's Phillies Blog | Inside the JT |Sensible Internet Design | 紫色木蝴蝶的BLOG |鴻水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