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朋友說:看你的空間,總覺得有一點淡淡的憂傷。我說:有嗎?他反問我:你不覺得?我笑答:可能是因為,憂傷是一種很美的情感吧!朋友不以為然:小心憂傷過度肝腸寸斷。我說:不會,為憂傷而憂傷而已。   其實我知道,事實並非如此,年屆不惑,是決沒有那麼多的小資情調的。也許真的,那是一種靈魂深處的自然流露吧。骨子裡的東西,想刻意掩飾總是不那麼容易的。所以才會在拒絕了無數個陌生的網友加我的邀請的同時,卻沒有拒絕那個名字很陽光簽名卻被憂傷包裹的網友:一切繁華的背後,總有著荒蕪而蒼涼的寂寞。從來不曾想到會用荒蕪和蒼涼來形容寂寞,真的不知那該是一種怎樣的心境!   不喜歡天晴的日子。陽光燦爛常常會讓我的心情格外的單調和無聊。久晴不雨的日子,總是會望著高天流雲想入非非,盼望不測的風雲會瞬間席捲蒼穹,並且會很變態地想:下點什麼吧,雨、雪、冰雹、沙塵暴,不管什麼都行(不過還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天上掉餡餅的)。喜歡雨,喜歡暴風驟雨的酣暢淋漓,也喜歡春夜喜雨的潤物無聲;喜歡微雨落花燕雙飛時的伊人獨立,也喜歡雨打芭蕉時的吟嘯出行;喜歡巴山夜雨的孤獨,也喜歡一蓑煙雨的豪情。喜歡雨,因為那麼喜歡雨,所以常常會胡思亂想,懷疑雙子座的自己是不是雨天出生的啊,是不是來到這個世界聽到的第一聲天籟之音就是雨聲呢?   後來,於不經意中豁然明瞭,其實喜歡的不是雨,也不是雨天,而是雨天的孤獨、落寞,以及由此而引發的莫名的憂傷。所以才會既喜歡雨,也喜歡下雪甚至冰雹,包括,起風的日子。只是因為,那樣的天氣都會給我帶來這種莫名的感傷。   這種不自覺的喜歡,不自覺的沉浸,常常會影響到我的敏感,以至於在無意中傷害到別人的情感。曾經一個同事說:又要下雪了,真討厭!我卻說:很好啊,我就喜歡下雪的日子,看著漫天的雪花紛紛揚揚,常常會不自覺地微笑。不過心裡面那點很真實的情感卻並未同她講。當時同事沒再說什麼。可是過了好久,卻從別人那裡聽到了她的報怨:什麼人啊,一點同情心沒有。才知原來她病癱在床的老父親因為小便失禁,被褥衣服常常要燒烤晾曬的。雖然覺得很好笑:幹嗎不直說呢。可是也為自己無意中對她的傷害感到抱愧。   類似的事情當然還有啦。和網友聊天,本不知他做什麼工作。我說:我老是盼著下雪、下雨、下什麼都行。網友也是一樣的話:什麼人啊。我們的工作是保養線路,很辛苦的。天氣越惡劣,我們的工作量越大。下雪你呆在家裡,我們要出去打冰除雪;下雨要去防洪;出太陽還要防漲。我說:那怎麼辦啊,本來想說盼天晴的,也不行。   不知道這種情感是否病態,所以從來不會向別人說起。也是因為從不期望這樣的情感能從別人那裡得到共鳴。如果訴說,是要找那個能懂的人來聽的。就像我的新網友,加他,只因為他的那種深重的憂傷。憂傷在我,雖然很淡,卻是一種情結。但是之後的好多天,卻不曾和他聊過。去過他的空間,背景音樂多是樊凡的歌,悲傷而蒼涼:   我燃燒了翅膀,你卻像風一樣   那風鈴在搖晃,傾聽一種悲傷   我揮動著翅膀,到不了你身旁   塵封已久心傷,回歸到信仰      守著你到永久,不讓你的心有一絲寂寞……      日誌裡也滿是落寞、孤獨、憂傷、甚至蒼涼。自覺只可以瀏覽,卻不敢交談,害怕那樣的一種情緒亦會像瘟疫一樣地蔓延讓我無法抵擋。終於,當我感覺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可以和他交談的時候,我跟他說:「我聽了一上午你空間的背景音樂。」他說:「還行吧。」我說:「和你空間的格調很契合。」他笑答:「我這個人就是這樣的格調啊。」「可是會很不快樂。」「享受快樂,也要學會享受不快樂,酸甜苦辣都要嘗啊,這才是人生。」「享受快樂,接受不快樂,也要能跳出憂傷才好不是嗎?」   那最後的一句話才是我最想說的。說給他聽,也說給我自己聽。一直以來,總是想做一個純粹的快樂的人,跳出憂傷的困擾,忘記憂傷的感覺。我不知道,他是否願意接受,或許真的像他所說,只是在寫自己經歷過的,是躲在繁華的角落,用自己的文字,述說著思念和感動。   果真如此,他一定也是一個甘願被憂傷所俘,甘願沉沒於那一種難以言說的情緒中不願自拔的人。   那麼我呢,我似乎沒有什麼值得為之憂傷的經歷。或許,我只是一個文字的熱愛者,是文字放大了那些原本可以稍縱即逝的情感吧。總覺得,那些熱衷於和文字纏綿的人,落寞和憂傷總是主題。所以,閱讀和寫作,這樣的一種熱愛之於他們,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?那個美麗如罌粟的,是文字還是憂傷?   憂傷是不是一種宜寫不宜說的情感呢?訴說,往往令人厭煩;行文則常常引起共鳴。是不是這樣呢?   所以生活中,我們也許還是需要,跳出憂傷,回歸快樂。挾一襲憂傷的外衣,回歸快樂的本真。